古巴驻华大使:因美封锁 中企捐赠物资无法抵达古巴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3月30日,国家药监局发布了中国对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和防护用品的监管要求及标准,以作为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为例,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

截至4月1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应急审批批准23个新冠病毒检测试剂,其中包括15个核酸检测试剂,8个抗体检测试剂。

另有接近国家药监局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国家药监局对新批试剂盒等抗疫物资很谨慎,对企业要求严把质量关口,并且不允许过度宣传,同时要求出口一定要谨慎,这也是以防出现易瑞生物等事件出现。

鉴于国内防控疫情的需要,回国人员应该遵守各项防疫规定,包括出入境时的严格检测和入境后的隔离观察。这既是为了回国人员健康,也是对广大公众安全负责。【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早前,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港币,约人民币113.4万)助社区抗疫,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几部委出台上述新规,易瑞生物是一个导火线,国家对抗疫物资质量一直要求严格,对出口产品也很重视。“对于出口的检测试剂等物资,国外并未明确要求企业需要提供国内注册批文。国内企业即使未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注册批文,但只要拿到了欧盟CE认证,就能允许出口欧洲国家。”

与此同时,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监局联合发文,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承诺出口产品已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海关凭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验放。上述医疗物资出口质量监管措施将视疫情发展情况动态调整。

记者:当前,全球疫情多点暴发、持续扩散,一些海外中国留学生希望返回中国。请问你是否了解中国政府目前对海外留学生回国问题有何考虑?

香港建制派议员谢伟俊、黄宏泰及林伟文去信向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事件,29日多名香港政界人士亦公开发声,要求制作防疫包的香港湾仔循道卫理中心应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求暂停向团体发还约59万元的拨款。香港湾仔民政专员陈天柱已同意这个财政年度内将不会拨款予有关机构。